首頁 > 話題 > 正文

沒有什么是不用付出代價的

核心提示: 科普心理健康 搭建援助平臺 情感、婚姻、人際、成長、女性、親子。

周末跟個朋友吃飯,席間他提出了一個生涯問題跟我商談。

他談到最近有一個升遷的機會,可是他卻很猶豫,甚至考慮是否應該把它推掉。

我不太懂有升遷機會為何要推掉,所以就問起來:『推掉?為何要推掉?你不是期待升遷好一段時間了?現在機會真的出現了,你反而說要推掉?』

他面露猶豫的回答:「是,我是期待升職很久了。可是,我實在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缺。」

我有點聽不懂,反問他說:『怎么說不是好缺?是明升暗貶嗎?你是得罪了誰?』

他沒好氣的回答說:「我可還沒這么偉大啦。人家要是看我不爽,直接叫我走路了,才不會這么大費周章。」

『那還有甚么原因會不是好缺呢?我覺得升職都是好事啊?你別想太多吧?』,我疑問到。

他看我一眼,眼神的意思大概是你怎么總是把很難的問題簡單化啊。然后開口道:「你也知道我公司的狀態。」

他公司的狀態我聽過幾次也大概了解。這位小老弟在一間SI的軟體公司當工程師,平時聽他發過牢騷,抱怨老板、抱怨客戶的,也知道他們跟業務部門關系很緊張。因為公司很業務導向,能接案子回來就是好,所以業務聲音常常比較大。加上業務部門難免有業績壓力,不免會接些后面很難收尾的案子,也有過度承諾的傾向。但老板因為仰賴頭款的現金流需求,雖然知道某些案子狀況不太合理,但除非很夸張,否則多少是睜只眼閉只眼。

他因為一直是工程師,對這類事情當然大部分時間是不能做什么。但他又老覺得自己的主管應該去據理力爭,不能老是讓大家吃虧,所以常發豪語,講自己要是哪天當主管,該怎么辦怎么辦。我是跟他說別胡思亂想,哪里都一樣的,能為公司帶來現金流的就是講話最大聲的。但他還是老覺得生氣,也老覺得這不太公平。

所以我一聽他有個升遷機會,其實還很替他高興啊。結果看他反而自己又縮起來,除了好笑、更覺得不以為然。

他又開口說到:「現在我們正在進行那個XX單位的案子。那種公家單位的承辦人很啰唆。不是很懂電腦,解釋也聽不懂。加上很多事情之前也沒講清楚,我若冒出頭去可是會很危險的啊!」

我沒理會他這說法,繼續反問道:『但你之前不是一直覺得部門很多事情你很詬病?對于跟業務單位銜接的流程也不以為然?不是老想自己有能力時可以改變嗎?現在若有個Title護身,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試試看你的理念了?』

他有點憤憤不平的回應:「可是我覺得這是陷阱。老板應該就是覺得現在這客戶會難對付,且他自己不想跟業務部門沖突,所以才想多拉我上來。我可不想接這種爛缺。現在我寫程式寫的好好的,干嘛去幫他擦屁股。我又不是棋子,干嘛這樣任他擺布?」

我皺眉。

一方面是有點不能理解這思維,還在試圖從他的角度理解,一方面也真的對于他這說法不太以為然。我稍微沉思了一兩秒,然后緩慢的開口說道:『你覺得這是陷阱啊?』

我試著表達另一層面的看法:『可是我覺得你老板這樣做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啊?這應該沒甚么擺布與操弄在其中。唔,或許有啦。或許有你想的那些奸巧之處,但那又如何呢?』

『從我的經驗來看,往上爬從來就不是甚么簡單的過程。你想想,如果今天沒有難處,他干嘛需要多一個管理職?如果沒甚么狗屁倒灶的事情,客戶若完全任他擺布,業務部門能又賺錢又不惹開發部生氣。這中間若都不需要有人協調、磨合、溝通、甚至扮黑臉,那他干嘛多付你錢讓你升遷?如果一切都很簡單,你老板自己來不就好了?』

我繼續說道:『所有升遷,其實都不會讓你更好混,一定是有更大的難處與挑戰在后面。但你換個角度想想,這不是一種肯定嗎?你們部門有七八個人,他干嘛選你而不選其他人呢?』

他抗議說道:「或許他覺得我平常抱怨太多了?想這樣整我?」

我反問:『現在怎么又自我感覺良好了?前面說要是惹老板生氣他直接請你走路,現在怎么又陰謀論起來了?』

『我猜你老板應該沒這閑情逸致整你。事實上,如果我是你,我根本不會去想說這是陷阱或危機。唯一我看到的是機會。』

他茫然的看著我。

我繼續說:『機會有兩個層面。一個層面是他能從七八個人之中看中你并選上,這表示你在能力上是有受到他肯定的。另一個層面呢,如果是個難搞的位置或問題,但你能處理融洽并活下來,那就可以更上一層樓了。』

『就算退一百步,你最后沒能撐下來,你其實也會得到幾樣東西。』

我一邊用手指計數一邊說道:『升職最少錢會稍微增加、無論是去吵架或是斡旋或是嘗試你的理念,都是不同的工作經歷。若最后你居然還活下來,更表示你能穩當的卡住位置。而有個主管職經驗,就長期來看也是不錯的經歷。不管你要長期待在那里,或是要換工作,都將有個比你其他同事更好些的履歷。』

我又慢慢的強調:『你太在意公平不公平這檔事了。我覺得整天討論公平不公平的人最傷腦筋了。天下根本沒有公不公平的問題,只有你有沒有利用價值的問題。任何老板找你來,本來就是希望你解決問題、期待你去幫忙打仗的。一定是危機四伏或是需要你來建立制度、馴服別人、排除困難、或出外打仗,才會給你大位。不然你以為會有甚么老板是自己先把事情都安排妥當了,然后搬八頂轎子請你來當官享福嗎?世界上哪會有這種好事!也或許有啦,但可能要等你哪天是大前研一那種身分時或許會。但現在你到哪里,其實都一樣的啦!』

『你不用忿忿不平,換成老板的心里來想就一切都可以理解的。你應該更正面思考,想想他最少是覺得你有可能幫他處理棘手的事情。此外,我猜他99%是希望你最終能解決問題,并留在那個位置的。不然你若失敗,對他其實更麻煩。因為過程中,你可能桶個婁子;就算沒捅婁子,你待不下去要換別人,他也一樣很棘手。他賭注的成本遠高于你,所以我不相信他會刻意想害你,因為害你對他可一點好處都沒有。』

我又繼續:『真的,我是覺得無論如何你都該試試看。能留下表示你厲害,也表示你平常認為的理念是可行的。這是好事。就算你不能留下,被其他人干掉了,這單純只是證明你還沒準備好,也證明你的那些觀點不完全可行。但那也沒關系啊,你又不是多老,調整觀念與想法,總是有可能再有一次機會的。』

『人是不可能完全準備好才踏出第一步。對我而言也是如此啊,每天在工作中一直都有新的體會與領悟。這也證明我一直都才在慢慢學習合格扮演自己的角色。甚至今年認為對的事情,明年可能就推翻了,可能又有不同的做法與想法。所以,重點不是等自己準備好,搞不好根本沒有那一天,而是是否愿意接受挑戰并試著解決問題。』

『不要一直找理由留在安適區。你不老覺得現在發展空間不夠大,聲音不被人重視、大家不尊重你?不老覺得每次有甚么消息你都聽不到?結果給你一個大家必然會尊重你的位置時,你又猶豫不決,這不是非常矛盾嗎?』

我每次急躁講話就會快速、并變得沒甚么保留。

一串話講到這里,他聽了有點羞愧,但還是試著解釋說:「我也不是不要。我當然知道這樣大家就會尊重我了,可是我實在不想大家是因為Title尊重我,更希望大家是認同并發自內心的尊重我。」

我發現自己太急躁了,所以試著盡量放慢語氣說:『這是我的看法,不一定對。但我總覺得,發自內心的尊重來自于你很重要。而且老實說,你永遠也不知道別人是否真是發自內心的尊重你。所以,又何必在意那種事情呢?』

『你永遠無法猜測別人心理,也無法了解別人是否真心認同你。但有個頭銜后你將真的能做些事情,別人也最少會愿意聆聽。最少笑臉將好過漠視。若最后成果能出來,別人自然會認同;但成果不出來,那你自己就先不能認同你自己了。說到底,一切還是你自己能力問題,而不是別人的態度問題。』

『你可以好好想想的…』

文/Joe Chang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金龙棋牌游戏 3d排列三定胆杀号软件 新疆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 2013上证指数分析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对股票有什么影响 北京赛车前五怎么买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pk10前五技巧定位胆